《夫妻这种病》只剩下家事的人生,忧郁症的妻子们

 

继《母亲这种病》《父亲这种病》之后,冈田尊司的新书《夫妻这种病》提出对日本夫妻生活的细緻观察。为什幺婚姻里的太太普遍不快乐?谁夺走了妻子的光环?当社会理所当然的把养育责任视为妻子的义务,妻子们的忧郁症,在于除了家庭之外,找不到自己人生的价值与发展空间。(推荐阅读:结了婚却总没时间的爸爸,让台湾妈妈成了假性单亲)

谁夺走了妻子的光环?

年过三十五的爱菜,持续处于心情低落的状况,最后被确诊是忧郁症,持续了半年的药物治疗,但仍然没有改善。为了探究是否有其他问题,爱菜前来谘商中心。在初次会谈时,爱菜表示两个孩子的教养责任全落在她身上,好不容易捱到孩子的状况终于稳定了,却因为婆婆中风而把婆婆接过来照顾。

她的丈夫晃一,只要一讲到和母亲有关的事,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很情绪化,爱菜只不过是希望丈夫让她发洩一下不满,但丈夫却连让爱菜发牢骚都不允许,而且动不动就说:「也不想想是谁在养妳?」丈夫把爱菜没有赚钱养家这件事,当作缺点般地不断刺伤她。

《夫妻这种病》只剩下家事的人生,忧郁症的妻子们

但是,爱菜直到结婚以前都在担任幼教老师,虽然婚后爱菜仍想继续工作,但是下班回家来不及準备晚饭时,丈夫就会满脸不悦。新婚时期就曾因此而吵架,所以她决定家庭优先,流着泪辞去了工作。(推荐阅读:台湾的幼教老师为什幺越来越少?)

而后,两个孩子出生,再加上照顾婆婆,爱菜每天为家事忙得团团转。

没想到这时竟然发生更让她受打击的事。起因是照顾婆婆一事,被丈夫的姊姊挑毛病。婆婆因为肺炎而住院,小姑却说得一副是因为爱菜照顾不周而引起的样子。而在一旁听她和小姑对话的晃一,却没帮她说一句话,令她很受打击。

从那时开始,她的心情便极端沮丧。这种情况下,连丈夫也发现爱菜的负担太重,于是,婆婆出院后便进入养护中心,但是爱菜却彷彿被拿掉电池般,大部分的时间都躺在床上。

把爱菜逼到无路可走的问题点,一个是爱菜追求完美的性格。如果能稍微降低目标或期待,不要只有满分或零分,十分、二十分也比零分强,练习让自己接纳做到五十分也没关係。

另外一个同时夺走爱菜活力与希望的问题,是她过去从工作中感受到极大的成就感。

谘商时也针对这一点,建议她趁现在婆婆待在养护中心,孩子差不多可以放手了,正是重返职场的好时机,而后,爱菜开始具体思考如何重新展开工作,工作的熟悉感重新找回来以后,也逐渐恢复自信。当她无精打彩时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,但现在却判若两人般地显得年轻。丈夫在一起接受谘商的过程中,也反省自己给妻子过多的负担,同时也藉着妻子开始工作的机会,分担部分家事,看到美丽且充满活力的妻子,丈夫也喜形于色。(同场加映:全家一起做家事,把「家务」变成每天幸福的事)

爱菜透过自身的经验,她以和年轻时不同的观点来看育儿及教养工作,更加感受到工作的乐趣。最近更扩大活动範围,开始担任子女教养讲座的讲师。

重新找回像自己的人生

这个案例中的爱菜变得无精打彩,对人生失去希望的一个因素,是被剥夺了能发挥自我才能的工作,囚禁在家庭这个狭窄的空间。

《夫妻这种病》只剩下家事的人生,忧郁症的妻子们

在这个追求自我实现的时代,有必要借助外面的良性刺激及认同,保持身心活力及健康。

爱菜也是这样,婚前能在工作中享受到的成就感,但不得不待在家里时,便失去活力。丈夫在外面工作享有自由,却贬抑担任副手而忙得团团转的妻子,把家事、育儿、照顾母亲的事都推给妻子。即使如此妻子仍然拚命全力以赴,到头来不仅没有得到丝毫的感谢,甚至连丈夫也无法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,岌岌可危地保持平衡的内心,终于崩溃。

要让鸟笼症候群痊癒的最好方法,就是放出鸟笼,重新接受外界刺激。

传统的「男主外,女主内」的分工方式,很难迈向尊重个人的成熟社会。不论男性或女性,依个人适合的角色来分担,也是一种方法。

喜欢在外面工作的人,就选择适合在家担任协助的人作为伴侣。两个人都想担任主角的结果,就是有某一边会不满,避免两人发生裂痕,建立稳定关係,进行公平的角色分担是不可或缺的。(同场加映:「你一个男人带小孩行吗?」放不下男性尊严的其实是社会)

上一篇: 下一篇: